第五十八章 异常(1 / 2)

新郑城外,赵军营寨。

赵王的使者带着旨意来到了这座营寨之中,接管了这座营寨和赵军万余兵马。

“三军不可一日无将,今我奉王上之命,暂且替赵爽将军接管这里。”

身材魁梧的男子站在使者之后,对着一众营寨之中的都尉宣布着。

“是,扈辄将军!”

一众都尉口中称命,可心中却有些奇怪。

从新郑传来赵爽被歹人挟持到现在,不过短短几日,邯郸那边的反应也未免太快了。

“此次本将接管三军,除了解救赵爽将军,更为重要的是主持这次合纵之事。”

男子挥了挥手,你们都先退出去吧!

大帐之中并没有生起篝火,随着一众都尉退去,帐门关闭,帐中显得十分阴冷。

“这些日子你一直待在赵爽身边,怎么样了?”

扈辄看向一旁,唯一一个还留在帐中的都尉。

“属下这些日子探查军中账目,赵爽的手脚很是干净。另外,便在属下率军来之前,赵爽身边大批的亲信不见了。”

扈辄回过了头,看向了这个都尉,不知道这个‘不见了’了是什么意思?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属下怀疑,赵爽早就已经在做脱离我军的准备。我们事前查知,他攻破秦军,而后又与韩军发生冲突,其中缴获,除了献给卫君的万金,还有一大笔数目难以查知去向。”

“你有证据么?”

尉低下了头,拱手告罪,“赵爽行事谨慎,对于我等新来者暗中更是提防,属下还没有拿到证据。”

“可惜!”扈辄微微一叹,“否则光是这一项,便可以将庞煖这厮告倒。”

“另外......”

“还有什么事情?”

都尉欲言又止,扈辄看着有些奇怪。

“便在将军来之前,廉云飞骑说是接了赵爽的命令外出。”

“赵爽失踪后,军中严令,所有将士不得出营一步,他们要走,为何不拦?”

“廉云飞骑是赵爽私卫,一向骄横。当日便是郭开大人,他们也是不给一点面子。我等又怎么拦得住?”

扈辄一愣,哑口无言。不久之后,他轻咳了一声。

“接下来呢?”

“属下派人跟踪,却在阳翟一带,发现他们消失了。”

消失了?

扈辄有些惊异,不禁脱口而出。

“几百骑军,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了?”

“属下的探子回报,便在一夜之间,廉云飞骑驻扎的地方,人去营空。将军知道,廉云飞骑座下的都是草原虎驹,神速无比。在我赵国,也只有李牧麾下才有能够与之匹敌的精骑。他们要走,凭借属下的几个探子,根本盯不住。”

扈辄抬了抬手,有着一股无力感,想要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说下去。

“也罢!”

“赵爽这次被劫持,具体的情况我等还不得而知。不过对于我等来说却是个好机会,邯郸城中,可有许多贵人想要赵爽死!”

扈辄看向了那名都尉,问道。

“我们现在还可以私下动用的士卒有多少?”

“一千士卒,都是属下亲信。”

“好,给韩国那边打好招呼,千万不要闹出太大动静!”扈辄握紧了手,敲着桌子,“既然赵爽被擒,这次断不能让他活着回来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........

将军府。

姬无夜拿着酒樽,看向了一旁摆造型的白亦非,似乎如鲠在喉。

“听说你和赵爽那小子达成了协议?”

“是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