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赤裸裸的欺骗(1 / 2)

钟逸口中这三种病症在当世都为不治绝症,而且一直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,除了林菀如这类资深的大夫,普通人应当是一概不知的,或者说知晓其中的一样已经很不容易了,但钟逸却能将三个都说出来,这由不得林菀如不相信那本古医书的存在了,这对于林菀如来说,是致命的诱惑。

“书中皆有应对之策?”林菀如脸颊发热,心情十分激动,能够得到这本书,这比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都要幸运,区区一个男人,岂能与林菀如崇高的职业相较高下?大不了再换一个就是了......

钟逸不是一个说谎成性的人,但他的演技却很精湛,这归功于瞬息万变勾心斗角的朝廷官场,每个人都会伪装自己,若以真面目示人,莫名其妙就会得罪别人,那帮小心眼不知何时就会给你下绊子,所以钟逸养成了一个好习惯,哪怕是说谎,都会表现出情真意切的模样盯着对方的眼睛,以此来大小对方的疑虑。

望着林菀如海洋般湛蓝深邃的眸子,钟逸点头道:“不错,风涎的根治法子在下只不过将书中内容叙述而出,至于其余几样,钟某鲜少听闻,便不作记忆,不过古书中的的确确将所需的药材、步骤都详细记载下来,林姑娘一看便能知道这本书的真假。”

林菀如内心燃起熊熊火焰,再次问道:“那本书何在?不知钟钦差能否借我借阅一番。”

钟逸一听,差些笑了出来,连自己的称呼都变了,看来林菀如也不是油盐不进嘛,只要抓住她感兴趣的东西,还是很好将她打动的,如今钟逸对林菀如有了一层更深的认知,她的冰冷与木璇完全不同,木璇就想下落凡尘的仙女,漠视人间一切事物,哪怕绝世无双的武功秘籍都不会狂热追求,既有随遇而安的冷淡性子,也有对自身的无比自信。当然,在遇到自己之前是这样,钟逸说句不要脸的话,他自我感觉很是良好,在自己眼中,木璇对他还是很上心的,好像除他之外,没有任何人或物能走进木璇心中,饶是钟逸,在木璇身上都能感觉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,也是偶尔,才会令他心中一暖,知晓木璇忧虑自己。

当然了,人的感情从来都是相互的,钟逸能够为了木璇与皇亲国戚秦元化对抗,甚至不惜堵上自己的前途赔上自己的性命,理所应当受到同样的对待。

可钟逸这次见到的林菀如却是另外一种人,她表面冷艳,可内心深处亦有深深的渴望,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,或许会不择手段得到,如果说木璇是冰山的话,她就像岩浆外包裹着一层冰壳,透过冰壳,才能看到真正的林菀如。所以只要抓住林菀如想要的东西,钟逸便能得到一个机会,一个将林菀如收入锦衣卫的机会......

“倒也不是不行。”林菀如眼前一亮,刚想说什么,却又听钟逸话锋一转:“不过也有一些困难......”

“为何?”林菀如皱眉头问道。

“说实话,钟某看到这本书的时候还是在皇宫,而且是将宫内所有藏书翻阅个遍才偶然间看到这本破旧不堪的书,宫内的规矩林姑娘你应当是是懂的,看可以,要是取走的话,总归是有一些难度的......”

“哦,这样啊。”林菀如脸色顿时一冷,连带着声音也没有先前的热情,不过她心底对钟逸口中这本古书的存在更是相信无比,皇宫什么地方,天下奇物集聚地,几乎整个大宁的奇珍异宝都会收集进皇宫,所以一本绝世医书并不奇怪,林菀如相信大宁还是有这种实力的。

所谓欲擒故纵,既要擒,便先纵,钟逸既然挑起这个话题,那自然要起到应起的效果,否则还不如不提,他施施然道:“其实也不是毫无办法,林姑娘你应当清楚我的本来职位吧?”钟逸这个传销头子有的是办法,虽然林菀如精明,但她败在有所求,如果没有欲望,钟逸很可能是败军之将,可无奈林菀如想要成为超越时代的伟大大夫。

“本来职位?”林菀如摇摇头:“不清楚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