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大秦阳滋(求票票)(1 / 2)

秦时小说家 偶米粉 7410 字 2天前

对于这位白芊红白姑娘,也算有些耳闻,且早有耳闻。

原本是武真侯身边的一绝色之人,后来倒是有闻同鬼谷纵横有些许关联,便是出现了南阳之事、伐赵之事、陇西之事。

为武真侯身边的臂膀之人,颇得武真侯看中。

此次解救李信将军危局,也曾奉武真侯之命,率兵入楚,更可见一般。

“玄清见过大王。”

兴乐宫正殿之内,虽酉时,其内已然通明,带着芊红入内,近前拱手一礼,此间除了郎中令蒙毅在侧之外,并无旁人。

至于那些不远处随侍的宫奴,在某种情况下,可以忽略不计。

“白芊红见过大王。”

福身一礼,亦是如此。

“哈哈。”

“好!”

“寡人今日可是一直在等待武真侯归来。”

“还有白姑娘,江陵城内,政事堂五人之首,叶腾之才,寡人还是知晓的,但叶腾的文书之上,时不时也提到你,甚为赞叹。”

“不愧是鬼谷纵横的传人。”

“走,偏厅那里……早就准备好了,为武真侯接风洗尘。”

秦王政正一身常服,静坐于上首,王案上堆积着大量文书,攻楚以来,秦国以内的诸多郡县事情不算多。

可三晋之地、燕赵之地的事情越来越多了,许多时候,那些驻守的官员不能够下达最后的决断。

非有咸阳这里裁决。

视线落在下首,秦王政满是欢喜,此战伐楚……若无王弟及时带领宛城大军以及号令蒙恬所部南下为援。

李信的二十万大军主力,真的要损伤不可数了。

那是自己最不想要看到的事情,果然发生那般事,李信身死万次也不能够有缓自己之怒。

虽如此,此战冒进,损兵六万有余,堪称秦国东出意外损兵折将最多的一次,亦是大罪。

副将蒙武,虽有建言出,却不能够有相关决断预防那般状况,导致那般结局,亦是有罪。

“李仲,传令昭德宫,相召丽夫人。”

秦王政放下手中文书,最为紧急的文书,自己当时收到就批复了,那些文书不着急。

行下上首,看向殿门之外,朗声语落。

“喏!”

李仲沉稳一言,脚步声逐步远去。

“哈哈,随寡人前往偏殿。”

看着从楚地御马而归的王弟,秦王政再次颔首,一手抓住王弟的手臂,行向旁侧的偏殿内。

“白姑娘,请!”

蒙毅起身相随,看着武真侯身后的白芊红,为之一礼。

“请!”

白芊红回礼。

……

……

“昌平君辜负寡人之恩,楚地反秦,实在是当诛!”

“还有那些助力的百家之人,罗网和影密卫都有报,追杀昌平君所属之人时,屡屡有败家游侠拦阻。”

“尤以墨家和农家,更别说……齐国之事,他们又杀了后胜,使得齐国现在的局势紊乱不已。”

偏厅之内,条案陈列,随着一语令下,早就准备好的尚食坊直接将诸般美味佳肴、醇香美酒尽皆呈上。

一时之间,一丝丝独特的香气扩散,荡漾整个偏厅内外。

秦王政坐于上首,手中轻握着酒樽,念及连日来所发生之事,虽伐楚危局以解,可……于昌平君之愤恨却没有任何削弱。

为大秦相邦十多年,位极人臣,于一位身上流淌有楚国血统的人,秦王政自觉已经颇为器重了。

然……一朝之间,竭力反秦?

若言他是一时而决断,绝对不可能,此举定然早有所谋,甚至于当年秦赵之战的时候,他便有那个心思。

秦赵之事,自己并未处置他,他却不知体会自己之恩,仍旧如此……实在是可恶,实在是该杀。

“昌平君反秦入楚!”

“大王实则无需那般盛怒,熊启为大秦相邦多年,虽知晓诸般隐秘,可……果然两国实力相当,战场之上形势焦灼,或许有用。”

“眼下,待第二次灭楚大军赶至,楚国当亡,纵然知晓秦国所有的事情,也是无用。”

“熊启之为,不明大势,实则自取灭亡也。”

熊启!

这个时候反秦入楚?

在周清看来,是一个相当糟糕的决定,如果提前五年,或者提前十年那般做,说不准楚国能够有所作为?

但也说不准。

五年之前、十年之前的楚国更乱,春申君、李园、负刍、三户争锋不断,熊启纵然入楚,没有强力支撑,也难以成就大势。

偏生他这个时候反秦入楚,周清觉得于其人来说,他不会看不到那个结果,可……他偏生做下了。

那就有意思了。

也是和韩非一样的家国血脉牵挂?

韩非的事情,周清现在仍旧记的很清楚,那个才华横溢之人,挣扎在新郑庙堂之中,三上《强韩》,未有所得。

入秦未献一策,新郑以身殉国。

岁月长河中,熊启的结局不过那般。

“寡人最恨背弃之人!”

秦王政将手中之酒一饮而尽,重重的落于案上。

对于熊启,他虽犯过错误,然……自己先前已经不追究了,只要他好好的为大秦一天下出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