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 人类的选择(1 / 2)

心理化学师 于一几 4742 字 1个月前

人生有度,误在失度,坏在过度,好在适度。

德明禅师的弘法会结束后,信徒们纷纷散去。

今天的弘法会似乎对信徒们的刺激很大,大家一路上也都在议论纷纷,讨论着什么。

信徒甲:“德明禅师说得很有道理呀,没想到我自己学佛这么多年,竟然完全修错了方向。”

信徒乙:“是呀,还是我们放下得不够,我们没有德明禅师那种决心,所以我们一直无法突破。”

信徒丙:“德明禅师今天放下了功德,泄露了天机,为咱们展示‘反规律’的法术,咱们也真是有缘人呀,德明禅师真是太伟大了。”

信徒甲:“可不是嘛,能看见火点冰这种反常识的景象,或许也是咱们常年修行换来的福报吧,常年的修行,让我们得以窥得天机,我也是知足了。”

信徒乙:“这个画面说给那些凡夫俗子,他们肯定不相信。惭愧地说,要不是今天亲眼所见,我也不敢相信。”

信徒丙:“只有像德明禅师做到彻底的‘放下’,咱们才能更进一步的精进吧。对了,德明禅师今天说明天要看见我们的修行决心,这个是什么意思?这句话里有什么禅机呢?”

信徒甲:“我觉得德明禅师的意思可能是要看我们愿意为了修行舍得放下多少。”

信徒乙:“我也这么认为,明天我就要彻底断掉和家里的关系,把所有的钱拿来供养给德明禅师,以后就跟着德明禅师修行,早日脱离苦海,超脱轮回。”

信徒丙:“嗯,我也这么做,断掉一切,诚心修法。”

这几个信徒一边聊着天,一边从于凡四人面前走过,信徒们的对白,于凡他们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陈帧阳说:“这些人怕不是疯了吧?就和着了魔一样。”

郭钠:“他们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之下,心智肯定要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,现在对于他们来说,‘修行’才是人间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白棠目光有些涣散,低着头不说话。郭钠看出白棠似乎有什么心思,便过去问:“白棠,你怎么了?看起来闷闷不乐的,是因为没有找到父母吗?”

白棠摇摇头,说:“我只是觉得,我的父母不会也和其他信徒一样着魔了吧?如果真是这样,他们会不会断掉和我的羁绊,再也不回来了?他们会不会也觉得,修行比我更重要呢?”白棠一边说着,一边用脚点着地,看起来十分担忧。

郭钠安慰白棠道:“不用担心啦,你也看到了,你爸妈不在这里,所以也不会被这些邪教洗脑,就算是被洗脑了,咱们也有办法让他们醒悟过来。振作一点,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,说不定你父母在其他的地方,说不定你的父母也正在回家的路上呢。相信自己,也相信你的父母,你这么可爱的孩子,你父母怎么会不要你呢?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父母的。”

白棠抿了抿嘴,点点头。

陈帧阳:“不过说真的,刚才我觉得这个德明禅师讲的话好像有那么一些道理呀。我们通常认为人类会自觉地做出对人类生存和进化有利的选择,可是为什么人们还会对烟、酒、毒上瘾?这些东西都是有害健康的。难道说生物的选择进化论真的出错了吗?”陈帧阳回想起了刚才法会上德明禅师那些令人似懂非懂的话。

于凡:“其实这并不矛盾,德明禅师只不过在偷换概念。这种看似伤害自己的事情,其实本质上也不是真正的‘为了伤害自己’,而是为了‘利于’自己,这其实是一个‘自毁倾向’的心理效应罢了。”

郭钠:“于大哥,什么是自毁倾向?”

于凡:“自毁倾向很好理解,就是自己伤害自己。但是这种伤害的本质其实是一种吸引他人注意力,彰显自己控制力的行为。有些人喜欢抽烟、喝酒,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觉得‘酷’,这么去做了,虽然伤害身体,但是在人群中却能得到额外的关注和存在感。他们心里认为这样的选择其实有利于自己的。但是在我们看来,这其实是得不偿失的而已。所以,生物‘趋利避害’的本质从未变过。”

陈帧阳扶着下巴说:“哦,这么说,我就能想通了。那刚才那秃驴说的那些未解之谜又是如何解释呢?超越人类的智慧生物存在的概率大吗?复活节石像真是外星人所为吗?”

于凡笑了笑说:“是不是有超越人类智慧的生物存在,我不知道。但是复活节石像其实并非外星人所为,其实在好几年前复活节石像的秘密已经被破解了。复活节岛属于智利,距离美洲大陆足足有3600公里。它是18世纪由荷兰舰队发现的。从他们登陆的那天起,也就是基督教复活节的第一天,小岛就被命名为复活节岛。复活节岛以一千多个巨大的摩艾石像人而闻名。这些摩艾石像人的体型各不相同。其中,600座依海排列,高6-23,面朝大海,深思熟虑。剩下的数百尊雕像散落在小岛境内,有的站立,有的倒下,形形色色,其中蕴含的奥秘超出了人们的想象。首先,我们不禁要问,这些石像构思巧妙,雕刻精美。以当时的科技水平,雕刻这么大的石像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。他们为什么这么做?这些石像对他们有什么特殊意义?是谁让他们这么做的?其次,这些巨大的雕像是从哪里到大海的?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根据研究,岛上有许多未完工的石像。他们遭遇了什么样的突然灾难而消失?有些人甚至认为这些石像是外星人的杰作。是真的吗?”

白棠:“是呀,这很不可思议,在学校里老师也讲过这个复活节岛石像的故事,当时还给我们放了视频,非常壮观,真的很难想象,在这个岛上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辉煌历史?”

这时于凡却低下头,沉重地说:“辉煌的历史吗?其实,那是一段人类血淋淋的历史。”